返回首頁
Slowly 故事
Jace
Jace | 🇺🇸 美國
編輯之選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Translated by Hoshiko Sakuragawa(桜川星子).

我一直覺得自己在生活中是個被遺棄的人。我是家中的害群之馬,在學校里經常被人欺負,患有多動症、抑鬱、焦慮等多種精神疾病,與人溝通對我來講是一件難事,因為沒有人真的知道如何與我相處。我父親在軍隊服役,這對我沒有任何幫助,而且意味著我們經常搬家,我經常與寥寥幾個朋友失去聯繫。我還是一個古怪的女孩,與老師交談比與同齡人交談更能讓我感到舒適。正因如此,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懂得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孤獨。

我的一個最好的朋友向我推薦了Slowly。她告訴我她的一個朋友是如何嘗試並愛上它的,我應該去看看。我一直對結交新朋友很謹慎,尤其是在網上,但是管它呢,為什麼不試試呢?所以,我註冊了賬號並寄出了我的第一封信。沒過多久,我就和來自一些世界各地的人進行了交談,我發現自己很期待閱讀每一封信,並盡可能多地回復。我遇到了幾個真正的好朋友,但當我給英國的一個用戶寫信時,有什麼正發生著變化。

他立刻對我展現熱情友好的一面,讓我覺得我可以信任他。我們盡可能多地交談,經常因為國籍而互相取笑(我是美國人,所以我們的文化有很多不同)。我們交換了ins的名字,幾乎每天都在聊天。他不僅是我的好朋友,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已經瞭解了彼此最壞和最好的一面。我們視頻聊天過,寄過聖誕包裹,甚至還計劃著見面。由於我們在上學,得存一大筆錢,所以要花些時間,但我知道我們會處理好的。他遠在地球的另一頭,我覺得自己比大多數人都更接近他。

第二封信也改變了我的生活,那是一封來自西班牙的信。這封信出乎意料,但讀起來很有趣。慢慢地,信越寫越長,我們的友誼隨著我們寫的每一個字而加深。我們談到了各自的許多興趣,以及我們對未來的暢想,甚至還分享了菜譜!他談到了帆板運動和帆船運動,而我談到了滑冰和我的藝術項目。當他得知我正在學習美國手語時,他立刻被我不用任何語言就能進行對話的能力迷住了。我解釋道那感覺就像在用手跳舞。他想讓我教他美國手語(順便一提,西班牙不用美國手語。他們用的是西班牙手語,與美國手語有很大的不同),為了給他一個驚喜,我一直在努力學習一些西班牙語。他是一個非常樂於幫助他人和樂觀的人,我發現自己很期待他的每一封信。他的信使我的生活更加令人興奮,給了我一些有所期待的,也讓我在想哭的時候依然面帶微笑。

沒有他們,我不知道我會在哪個角落里。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一個和自己如此親密無間的人。所以,Slowly,謝謝你給予了我認識這些了不起的人的機會。

 您的故事

SLOWLY

一起交個筆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