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Slowly 故事
I3irKy & Jay297
I3irKy & Jay297 | 🇬🇧 英國 & 🇸🇾 敘利亞
編輯之選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Translated by Zhuzhu-organic.

我該從何開始呢?關於我的Slowly的故事嗎?長話短說,我基本上可以說這個App改變了我的生活。我不會否認;這是一個慢慢的愛情故事。我覺得,應當與人分享,並希望能從中展現信件和愛情故事中的魔力。

2018年底,我完全偶然地發現了「Slowly」。那段時光,我的生活崩潰了,因此我在App Store尋找可以讓我逃離當前困境的任何東西。最初,我正在尋找一款可玩的遊戲,但是當我瀏覽年度應用程序部分時,它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股懷舊之情打動了我,想起了我成長時的筆友,以及在郵箱里收到一封信的興奮感。我自己的父母相遇時是筆友,簡而言之,他們已經結婚30多年,還有了我。因此,我試探性地下載了該軟件,填寫了我的個人資料,並將第一封信發給一些隨機的土耳其人,談論計算機遊戲(過於詳細!),可能我對於他們來說聽起來很瘋狂。我得到了回覆,我的長篇大論得到了答復。我非常興奮和激動地打開我的第一個答復。 2行回復。甚至沒有提問或我可以真正回答的任何問題。我承認自己有點膽怯。我差點就刪除了該App。但是我感到不得不再試著給它一次機會。作為信內容的引言,我用簡短甜美的詞語介紹了自己,並在結尾處添加了一個隨機問題,希望此人感到迫切並回信給我,那麼我親愛的,App開始了。我每天自動發送三封隨機信,自動匹配重置,回復開始大量湧入。回復30封信並非易事,而我盡力回復每個人!這佔用了我相當的一段空閒時間,所以我停止了自動匹配,隨著其他人停止回復或刪除該App,回復信件逐漸變慢了。我的一些新發現的朋友,在給我發送了幾封信,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的時候,停止給我寫信了。我想我開始厭倦結識新人,而不是與現有筆友保持聯繫。當時是聖誕節,我的生活開始變得井井有條,由於生活中的瑣事,我又開始對生活感到沮喪。

然後有這麼一件事發生了。新鮮玩意。

我收到了第一封我沒有發過信的人的來信!我的第一次隨機匹配!這是新鮮玩意!我看了寄信人的地區,敘利亞。這不是我有所期待的來信,但我想這便是Slowly的樂趣所在,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在像其他人一樣被西方媒體洗腦之後,你不會對世界的那端十分滿意。但是,這是我第一次收到隨機信,我很興奮。2018年12月30日,我收到了敘利亞的來信,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一年,它會如何改變我的生活。發送它的女孩叫珍妮。

這封信簡短而甜美,結尾是常見的的「我正在尋找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的標語。因此,我回答了一些平常的話,提起了一些關於自己的話,評論了這封信的寫得如何好,以及寫了幾個希望得到答復的問題。答復來了,對話開始了。它起作用了。漸漸地,我們建立了更多的話題,在寫了幾封信之後,我們談論了更多關於自己的事,彼此問了更多私人問題和對對方生活的好奇心。您在英國所聽到的關於敘利亞的唯一信息,是關於戰爭和恐怖主義的。很高興能從住在當地的人那瞭解這一切。我的很多看法都改變了。這是一位我可以與之暢談的筆友,這一切感覺舒適自然,聽到對方消息並閱讀寫一封信振奮人心。最終,我們分享了一些有關寵物和家鄉的照片。然後我冒險發了一張自己的照片,說對筆友的音容笑貌有個印象也許不錯。這是第一次在這App上發生,我想分享更多關於我自己的信息。我一直都很擔心共享圖片會破壞僅寫作的魔力並將其轉化為其他東西。但其增強了它,它建立了更多的信任,我們之間的交流很流暢。我們總是有話要說,而信件經常會繼續。我害怕它將最終停止或消失。但事實並非如此。

然後嚇人的「你想在即時消息應用程序上交談嗎? 」到來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這麼怕。我不想失去這魔力和信件帶給我的感覺。我的一生中有了一些我期待和珍惜的東西事實。
我真的很想說不!我喜歡這些信件而且感覺這會毀了它。最終,我暫時同意了,但對自己發誓並告訴詹妮,無論如何我仍會保持寄信。所以我繼續這麼做了。

信件開始變得越來越長,我們彼此之間越來越瞭解。我很感激這樣的溝通。我當時沒有處於人生中最好的狀態,這給了我一個在寫作中遺忘自己,忘記正在發生的事的機會。到2月,我們已經定期進行信件和即時消息交談。下一步,珍妮問她是否可以給我打電話聊一晚。又來了,瞬時的恐懼!在現代,我是難以通過電話交流的人之一。我會和媽媽打電話,但是通常我會避免打個電話,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們去接聽電話。因此,我再次嘗試推遲討論並找藉口,直到我最終屈服了並打了電話。通話只持續了40分鐘。我緊張得要命,想著我能聽懂多少,說出會冒犯對方或使自己尷尬的錯誤。從我聽到她的聲音的那一秒開始,緊張就消失了。談話進行得很順利,我很緊張,開始談論駱駝和其他一些隨機話題。但進展順利。她的聲音讓我平靜,就像我們只是老友敘舊。我們慢慢地變得親近。我們寫信,發消息並偶爾打電話。

此時此刻,這不是我一生中最佳的坦白時刻,但是在這段時間里,我向她隱瞞了很多。就在我開始用Slowly那段時間,我與妻子分居,不怎麼見到我的孩子。我感到孤獨和沮喪,這就是迫使我一開始加入的原因。她談到了自己的生活,以及與她親密的人如何對她撒謊。我決定在一封信中告訴她一切,關於我已婚以及我的處境。一封封信件和一通通電話,我不能再掩飾,我們越來越親密的時候,由她決定她是否還想繼續和我交談,每一封信和每一個電話。我非常希望我們之間建立友誼並能持久下去,但前提是我現在就告訴她。她理解了我,我猜想這使我們的友誼更上一層樓。在我們的談話中,我真的很信任她,我們總是互相建議和彼此安慰。它使我可以談論我從未與任何人談論的事情。我們彼此相處,我的生活為有這樣的人而哭泣。在糟糕的日子里,我們互相鼓勵。我們互借肩膀予對方哭泣,向生活發洩,都奏效了。一天晚上打電話時我突然情不自禁崩潰,傾盤托出對能與這樣樣個人交談的感激。我們開始相互依賴,友誼超越了以往的程度。我們繼續寫信和交談。我們的共同點比我們曾想象的要多得多。我們甚至探討了互相寄一封真實信的選項,當我們意識到無法向敘利亞寄信時,它夭折了。Slowly一直是我倆之間的互動。我們不斷寄信,而它們現在直逼論文的分量。沒錯,這是我一生的重要的組成部分。受Slowly的影響,我開始寫真實的信件給她,如果我有機會親自把它們遞交給她。

珍妮是把我從放棄生命的邊緣帶回來的人。在她的支持和鼓勵下,我開始改變我的生活。我的教學工作非常好,又開始感到快樂。我的生活在改善。珍妮成為我最好的朋友。通過所有的信件和對話,我們發現了某種幸福,沒有什麼比Slowly通知14小時內我會收到一封來自敘利亞的信更讓我更激動。我們相距甚遠,但距離如此之近。

復活節期間,我們笑了她可憑護照在世界上旅行地方。由於從世界其他地方的制裁襲擊了敘利亞,由於她無法控制的事情,她和敘利亞人民被非常不公正地對待。她的許多朋友都逃了出來,成為難民。我們談論的是也許有一天會見面,但並不真正相信它會發生。而是看風景名勝的幾天黎巴嫩之行,詹妮能夠進行翻譯。那是一個美夢,我們倆都發誓要開始省錢。我們倆確實做到了。

幾個月開始過去了。我們之間變得越來越緊密。我們談話和友誼的時光是由不同的時刻決定的。我們的信件非常詳細,玩遊戲,提問和分享音樂。電話交談持續幾個小時。我們有機會進行視頻聊天,有些東西變了。我們為對方沈淪。我們的友誼進一步發展。我們聊了大約5個小時,注視,大笑,開玩笑……沈淪。我們互相交談著睡著了。我們在Slowly用信件來談論我們在現實中難以啓齒的話題。我們倆都寫了關於那段聊天的文字。它就像沒有在約會的一個約會。我們用信件討論了我們不斷發展的友誼中的許多事情。Slowly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渠道,可以在這裡談論我們可能不想通過電話洩露的事情。

數周又過去了,我們聊的越來越多。每晚幾個小時。我們都會盡可能地視頻聊天,每當我們看到她的臉或看著她的眼睛時,心中小鹿亂撞。我不得不因工作離開一個星期,這意味著我們一個星期內不能通電話。我們寄了信。我意識到我多麼想念她。感覺突然出現時我也感受到了。我愛上了她。在從巴塞羅那乘坐飛機回家的路上,我借此機會向她坦誠,我再也無法隱忍。我知道我能做到的。我給她寫了一封信。我說我愛上了她,離開她讓我意識到了這一點。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就像我在信中告訴她有關我的生活和境遇的一切那次一樣,我給她寫了一封信,並祈禱她第二天會和我交談。

她感覺也一樣!對我來說,閱讀回復是一個奇妙的時刻。因此我們的關係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我們開始計劃一種互相見面的方式。通過信件瞭解某人的一切都是很奇怪的事情,但這對我們有用。信件成就了我們。我們聊了很多,視頻通話了很多,但是信件是使我們彼此瞭解得最多的方式。我們計劃在十月在黎巴嫩度假,並用整個夏天交流思想和計劃。然後終於在八月計劃拍板。
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緊密,我們感到很興奮。我們出發前一個星期,黎巴嫩決定爆發政府抗議活動,我們的行程不一定成行。我們決定把事情留到最後一刻,以決定行程是否進行或取消。矢在弦上。

愛是一個奇怪的東西。一封簡單的信使我開始與某人交談,並愛上了世界另一邊的人。現在,我正徘徊在一個即將爆發內亂的國家,只是想看看這是否真實。我一生中需要這個,我需要知道我胸腔中的小鹿是否真實。所以我去了…………她也是。
這聽起來很俗氣,但那是一見鍾情。我們通過書信相互瞭解了很多,這並不是第一次約會。只有兩個人在一起,打算在一起,最終在當時世界上最動蕩的地方相處在一起。至少一周。

來自地球上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種族的兩個人,在通過信件和電話相愛之後,在一個可能突然爆發的地方相遇,再相愛。我很想說這些都是我編的,但這都是真實發生的事。人們的生活由不同的時刻來定義,而這是我的時刻之一。在黎巴嫩倒數第二天,我定義了到我們那時關係的方式向她求婚。我給她寫了一封信。當她閱讀它時,我跪在她身後,直到我在信中最後一行請求她轉過身。等到她轉身時,我求婚了。她說她願意。來自敘利亞的珍妮現在是來自英格蘭的克里斯的未婚妻,正在計劃他們能如何在一起生活,一起度過一生,展望未來,計劃更多旅行並擁有一個家庭。由於我們的出生地,事情並不容易,在這些時刻發生之前仍有許多障礙需要克服。但是一封簡單的信的開始,變成了我的未來和幸福。我們將繼續抗爭,直到我們再次在一起。

Slowly互相介紹了我們,讓我們建立了友誼,然後墜入愛河。一段否則不可能的愛情。我們訂婚了,彼此之間仍然遙遙無期,彼此寫信,直到我們再次在一起,希望是永遠。即使我們在一起,我也會不時地給她寫信,以使我保持同樣的激動之情來收一封信,和看看哪些珍貴的單詞會點綴它。

自2018年12月30日以來,我和詹妮一直在互相寫信。我們即將達到200封信。在350天內200封信件和14個小時的等待時間令人印象深刻,並展現了Slowly對我生活的影響。要記住這200封信只是給一個人的,不包括我發送給其他人的許多談話內容。200封信可以找到一個朋友,一位最好的朋友,一位愛人,一位知己和一位未婚夫。我們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它才剛剛開始。但是,如果沒有Slowly,那將永遠不會發生。謝謝。

Chris 又名 I3irKy

<3

 您的故事

SLOWLY

一起交個筆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