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Slowly 故事
유신
유신 | 🇹🇼 台湾

我是一个台湾女孩,我本身很喜欢写信,也尝试过在各种笔友网站交朋友,令我失望的是我所遇到的笔友网站多数都是以笔友之名行速食之实,所谓的速食便是快速的认识、快速的结束,短暂的像是吃了一口汉堡一样,不但遇到了一堆怪人,也没有任何愿意写信的朋友。于是我寻找笔友app,意外发现slowly这个有趣的软件。

在短暂的时间里,我尝试用各样的方式交朋友,我试着使用配对快速发信给不认识的3个人,发现回覆率极低,我也试过搜寻自己感兴趣的对象,写给对方一封信,但平均下来回覆率也是惨不忍睹。我更改过自我介绍无数次,只希望用最容易的方式让对方初步认识我,直到有一天一位笔友反问我:谁不喜欢旅行、美食、音乐呢?这句话点醒了我,若是只从基本的兴趣下手,话题似乎永远都那么短,也都理所当然。是啊,谁不爱呢?那么写信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开始,我其实是很想认识外国朋友,所以发信多选择母语是英语的国家。但因为回覆率低、自己又害怕阅读不了英文信,于是转往和自己同母语的国家,虽然接触了很多同母语的人,沟通无碍,却挫败的认为这样子一点进步也没有。因此,我又开始寻找一些认为可以聊得来的笔友,展开了先主动写信的热情,也很高兴对方都有回应我的信。

到目前为止,经过时间的流逝,留下来继续和我通信的人真的很少,但我们的话题开始能延伸、能深入,不再是当初嗨你好的那种客套话。我们开始分享了内心,分享想法、家庭及感情关系等。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收获很多,也有一些感动的故事。

比方说,有一个总是写信写很少的笔友,有一天突然写了长信告诉我他的生活及家庭,当下我觉得很感动,有种他愿意打开心防跟我分享新的一部份的他自己,我感觉自己被接纳,成为他愿意倾吐的对象。还有一个特别的经验是,有一个住在邻近国家的笔友,恰逢假期要来台湾玩,我的时间也刚好能配合,故一起吃饭见面,也推荐了他一些地方和美食。但我更高兴的是,我们的联系并没有因为见面后都只用通讯软体,在他回国以后,我们依然用slowly维持通信,也很期待他下次旅游会寄明信片给我。

真的是很感谢slowly让我重拾写信的乐趣,一开始很不习惯等信,但后来发现我自己也不会当天回,比起上班时间一收信就要回信的紧张和压迫感,这样慢慢写信、等信、回信真的是很舒服,甚至每天都忍不住要点开几次,等着飘洋过海的信。

 您的故事

SLOWLY

来一起交个笔友吧!

Slowly 已经协助 1,770,000 用户开展了超过 7,258,000 段友谊。

     
Buy us a coffee 请我们喝杯咖啡

返回首页 | 特别鸣谢 | Slowly 故事 | 最新消息 | 版本說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FAQ | 电邮支援

All Rights Reserved by Slowly Communication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