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Slowly 故事
YplN
YplN | 🇫🇷 法国
编者之选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Translated by Cynthia 归临.

在2018年的9月13日,也就是一年以前,我收到了一封信。一封简单但是可爱的信,来自一个刚刚做了太多的热香饼的人,并且很友好地邀请我也来吃一点儿。

在短短一年中,生活能改变多少?确切地说,一年也不过是不到9000个小时。这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多,对吧?

我性格腼腆,因此尝试了许多个社交软件以认识新的朋友——不是为了和谁约会,只是为了和这个世界有更多的联系。在Slowly之前,这些试图和大家建立关系的尝试全部失败了。现在我明白了,如果想要遇见什么人,你需要时间。时间是一切的关键。我和我的笔友都对我们之间两个小时49分钟的信件传递时间又爱又恨。恨它,是因为它让我们之间相距甚远;爱它,则是因为它强迫我们去写更多的东西,并且使我们对彼此更坦诚。

我们之间的关系建立得很快: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们就持续地向对方发送信件了。尽管信件投递需要时间,但她总在那里等着我,我也尽全力以总在那里等着她。

也许会有很多原因扼杀掉这段关系,但我们相对轻松地克服了其中绝大多数的困难。
首先,是语言障碍:她是意大利人,我是法国人,所以我们用英语交流。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人解释这一点有点困难,但是在你第一次听到那个你已经“交谈”了几个月的人的声音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非常特别的。你会获得一种巨大的解脱,当你发现你可以理解她的口音,并且她也可以理解你的——的时候。这之后,我第一次学会了去准确地念出她的名字,那个在我脑海里已经无数次浮现的名字。

然后,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在几个月的笔友关系后,她邀请我见面。我比起兴奋,更加感到的是害怕。她搭乘飞机,然后再开200公里的车来见……我?就只是……见我?她做了我这辈子都在梦想的事情,但我又马上认为我不配这种注意。我不敢想象做出这样的举动需要多大的勇气;我心中为她能这么做感到开心极了。在我们见面之前,我的脑子简直是一团乱:“要是她不喜欢我怎么办?”她确实喜欢我。“要是我不喜欢她怎么办?”我确实喜欢她。“如果聊天时有尴尬的沉默怎么办?”确实有,但是这些空白马上就被温柔的注视、真切的笑容和纯粹的快乐填满了。我们之间的爱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开始了恋爱。

从这时候开始,我们每个月至少会见一次面。我们为下一次见面倒计时,每一次见面都要比上一次更加快乐。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在她的陪伴下,正在享受一生中最好的时光。和她在一起,所有事情都变得简单了;在她在我身边时,生活都变得多彩了起来。我们在身边吹起了一堆泡泡!只包围着我们两个人的泡泡。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故事已经持续了一年:这是充满了笑容的一年,充满了每次见面时幸福的泪水的一年,充满了每次分别时难过的眼泪的一年;充满了回忆的一年,回忆里的蜡烛、亲吻、微笑、信件,还有我们。她当初写给我的那封信,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她那么聪明,但是她当时会猜到接下来的一年会发生什么吗?

一切都是从一封简单而可爱的、关于热香饼的信开始的。她知道她分享的可不仅仅是热香饼吗?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一年间确实传递的信件,我在终点等待她。显然,是热香饼一起。

YplN

P.S.: 我爱你,Lili.

 您的故事

SLOWLY

来一起交个笔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