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Slowly 故事
A.I. Diagiamini
A.I. Diagiamini | 🇨🇱 智利
编者之选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Translated by Zhuzhu_organic.

我第一次下载Slowly是一年多以前,当时App Store在推荐它。尽管当时我觉得它的设定很有趣,但由于我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忙于其他项目,所以我还是将其搁置一旁。

直到今年八月,当我因家庭事务陷入严重的抑郁之中,我决定不带降落伞从10,000英尺高处跳下来,并应当时的心理学家的要求创建个人资料。我承认一开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我一直是个很难相处的人:要么有人像忽略一件家具一样忽略我,要么就因为我的暴躁脾气,和不随和的习惯而疯狂。在我们这样的过度敏感,愤世嫉俗的社会里,后者是致命的罪过。与我联系的第一个人是来自菲律宾。然后,来自立陶宛,印度,越南,土耳其等地的信件接踵而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多数,如果不是所有这些用户消失了,使我认为我在写信中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因为我是一个坚信互惠和结果的人,所以我会很容易在付出得不到回报或回应时感到沮丧。毕竟,你不能独自跳探戈。

但是其中一些人张开双臂欢迎我,并给了我一个机会,这是大多数现实世界中的人都不曾临幸的。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来自美国,哥伦比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南非和台湾等众多地区。我们谈论你所能想到的一切: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习俗,我们的行话,我们已经进行或计划进行的旅行,甚至是我们的爱与恨。让大多数人感到惊讶的是,智利是一个如此多元而矛盾的大熔炉,从智利从北到南的十种不同气候,不同的美食到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听说过“三洲原则”吗?没错,是我们创建了它。我们不会因为说“太阳永远不会落在智利”而疏远,但是我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走近彼此。另一个推动人心的是,尽管他们知道我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但他们仍然接受我,我的综合征是我生活中必须背负的十字架,并且坚持要破坏我与他人正常交流的努力。

就像我将慢慢地通过Slowly发送信件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一样,我也学会了倾听笔友。我们还与一个行进过快的世界分享疑问,疑虑和挫败感,这个世界走得太快,在迈步之前不加思考,并且将狂热变成了让我们理解我们可以与众不同,凌乱且不应被叫板自己想法的前提。我看到他们的几个故事与我的相似,这使我能够更有效地应对自己的挫败感。当你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步履维艰,当您成为嫉妒和欺凌的对象时,信任别人就变得异常艰难。但是,电话/计算机屏幕另一端的这些好人向我扔了一条绳子,使我得以逃离绝望的束缚。

与笔友们写信交流,不仅仅对我饱受折磨的、永远紧张的灵魂有治疗作用。这也使我可以与他们分享我最大的激情——散文写作。我是一名业余小说家,我的《Opera  Prima》于去年5月用我Slowly昵称出版。他们对了解我生活的这一方面的反应令人振奋,我很高兴与他们分享我的创作过程的细节。这还帮助我在不进行小说或短篇小说计划时磨砺自己的技巧,我也对此心存感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的键盘,过去三个月来它一直挥舞着白旗,因为我像敲钢琴的琴键一样敲它。

我知道我写的东西太多了,此时你可能已经觉得无聊了,所以我以最后的一个总结结束我的故事:“Slowly可以挽救你的生命。”你知道吗?这可能是未来的书的一个很好的标题。

 您的故事

SLOWLY

来一起交个笔友吧!